61閱讀

可可西里觀后感-淚與恨——電影《可可西里》觀后感

發布時間:2018-05-12 所屬欄目:作文

一 : 淚與恨——電影《可可西里》觀后感

  可可西里,美麗的青山,美麗的少女,一個神圣的地方,藏羚羊滿山奔跑,在青草地上撒下歡快的腳印。

  昔日,而今。

  大漠、狂沙、雪暴、追逐、槍聲、鮮血。

  看過幾篇捕殺藏羚羊的文章,羚羊眼中哀求的眼神讓獵人放下獵槍,再不殺生。一直以為人都會像那樣有同情心,都有愛護生命的愛心。當看到千百張藏羚羊皮平鋪在地上,看到每張皮上沖鋒槍穿過的洞,才知道錯了,原來真有如此殘忍的人,殺羊不眨眼的人。

  “剝一張皮子五塊錢。”撕扯著那柔軟的皮毛心里坦蕩蕩?活生生的一只動物,前一秒活蹦亂跳,后一秒鮮血滿地,可憐死都無完尸。給你五塊錢,你就撕下了自己的畫皮,露出黑色的面孔。你,難道就值五塊錢?

  端著沖鋒槍,瞇著眼,子彈殼清脆的落地聲,一個酷斃了的姿勢被你糟蹋的一無是處。當子彈穿過羚羊心臟時,你有沒有聽到她的哀嘆聲?她不只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還為你,為我們人類,她絕望的眼神似乎在呼喊:人類,積點德吧。鮮血汩汩地從心臟流出,槍孔中看到你在笑。該千刀萬剮的家伙,車裂都不解恨。

  從來都是打著“動物是人類朋友”的旗號的我們又幾時曾為動物們做過點什么,又一種珍稀動物快滅絕了,虛偽的人們流下幾滴虛偽的淚,擺一張虛偽的似乎很哀痛的臭臉,寫幾篇號召人類保護動物的文章,似乎真的很慷慨激昂,放下筆后就像失憶了一樣,什么都忘記了。于是動物一種接一種地滅絕,人們一次接一次地裝哀悼,如此而已。

  我也很虛偽,只有在看著電影時怒發沖天,看完后寫一篇通篇都像潑婦罵街的文章,寫完后有一種快感,就像給殺羊的人放血一樣,痛快,而我又為它們做過點什么呢?

  我虛偽,我無能為力。

 

二 : 可可西里觀后感

在這里,你留下的每個腳印都有可能是人類留下的第一個腳印。

——題記

鏡頭一:一只老鷹飛臨,緊接著一群老鷹,然后是強巴干凈赤裸的背,天葬師揮刀……

鏡頭二:馬占林久久地站在日泰靜默的尸體旁邊,不遠處是正在離開的他的同伴,在遠處是靜默的山巒……

鏡頭三:天,靜靜無邊,劉棟緩慢陷入流沙,恐慌抑或鎮定,一切都無法阻止生命無情的下陷,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眼睜睜看著流沙一點一點把自己吞嗜。一個人以及他的七情六欲他的善善惡惡就這樣消失于荒漠,沒有求救,沒有哀號。

以天葬的儀式開場,以天葬的儀式結束,無可辯駁的表明,這是一部關注死亡的作品,也是一部見證死亡的作品。不論是諭示生命的不斷轉世,還是象征著生死的無盡輪回,它已然將焦點鎖定在人類永恒的死亡主題。這是一部關于信仰的史詩,一個戈壁灘上鐵骨錚錚的男子漢的絕唱。

沒有歌頌,沒有諷刺,沒有批判,沒有鞭笞,充斥全片的只有絕境中的掙扎,與自然抗爭,與盜獵者抗爭,與自己抗爭。李敬澤說陸川的這部電影是中國電影美學的一次革命----審慎的支持,感覺影片最主要的倒不一定是美學意義上的革命,重要的是讓人感覺到了生命和存在的巨大張力。

“砰”,一個生命結束了,死前的最后一個要求:“放下槍,跟我走。”生命的結束可以如此的簡單。

白衣的少女,天葬師的刀,盤旋的神鷹,頌經的喇嘛。一切紀念只是對生命存在的提示,紀念是虛無的,而存在本身偏偏又要籍虛無證明,因為存在總是那么容易被忽略。

當那些藏羚羊掙扎的身軀、抽搐的四肢殘酷而真實的出現在眼前的時候我的心是痛的,而當那些血紅的骨架、遍野的羊皮以及為了5元錢而剝羊皮的麻木牧民的鏡頭出現時我已經出離憤怒了!然而只是憤怒而已,現實不因為一個旁觀者的憤怒而改變!

悖論?

荒誕?

通過影片我們看到一群悲壯的英雄和他們荒謬的生活現狀;我們看到一群理想主義者的弱小和悲哀,我們欲哭無淚!一群連幾百元工資都不能按拿到的英雄在為了保護藏羚羊而奔波賣命,可他們自身卻沒有得到政府應有的保護和支持;他們或餓死,或被盜獵者打死,或被流沙淹沒,他們并不如一只藏羚羊活的輕松,可是他們卻背負者崇高的理想沉重的責任艱難的生活!后來他們幸存下來的竟然有8人被政府起訴,判刑,理由是他們私自賣了從盜獵者手中繳獲的藏羚羊皮。

《可可西里》中的誰是真正的理想主義者?是日泰嗎?他是領袖,是父親,是雷厲風行的行動者,他的行為清晰,但給我們帶來的身份認同感卻是--模糊,他的身上混雜了英雄和現實,事實上整個電影都混雜了復雜矛盾的心態。它是一個在荒誕境遇中已經放逐了自我,已經把自我的位置和意義完全抵消、異化掉的人物。他不是警察,只是以西部工委的名義行動的自愿巡山隊成員,他對在冰上抓住的捕魚的人罰款,現場開條子并從口袋里把公章拿出來蓋章;他指示隊員賣皮子;他不顧隊員和自己的性命去追那個老板;似乎這一切都會讓我們對人物的正義性和純潔性產生懷疑。而后,日泰單身遭遇老板被打死。似乎日泰的

犧牲時對他銀幕形象的升華,或者說是一種保全。這樣,我們看到的是一個非典型化的英雄,甚至非英雄。他是一個在沙漠花自然環境和在艱難、充滿無力感、荒誕感的社會環境中枯萎、坍塌的人物。

片中最渾厚也最豐滿的一個人物叫劉棟,他作為巡山隊員被隊長日泰呼來喚去左右驅使不但毫無怨言,同時他也有自我猛烈的生命本能情性追求,而最驚人的一筆,卻是他毫不臉紅地伸手向三陪女友要錢,然后再轉身用最底層女性的血肉錢,趕去捍衛一群志愿者的崇高使命。也就是這寥寥幾個鏡頭的事先鋪墊,所以當劉棟轉身瘋狂返回荒漠腹地搶救戰友,而被流沙一寸一寸埋沒于滅頂之災時,我們才會在可怕的靜默中被人文溫度深深震撼!

可可西里,我們沿用多年簡單明了的好壞評判標準徹底失效。好與壞可以在瞬間轉換,一如生死。

一個隊員在風雪絕境中扎寨三年則象征了一份堅守:為了我們自己的羊子!而藏羚羊獵殺者的同謀馬占林的嘆息卻也不自覺地擊中了我們的自然生態也包括整個人文處境:“草地變成了沙漠,牛羊都死光了!”因此面對生存無奈卻也覺生命無辜的馬占林一家數口,就只得為國際時尚去層層殘忍刀剝藏羚羊的血肉與毛皮。

追馬占林與他兒子的巡山隊員因肺水腫倒地,救他的卻偏偏是馬占林的兒子。最后,救下尕玉也是那個盜獵者的幫兇。

盜獵者為了生存而盜獵藏羚羊,而巡山隊員為了給隊友治病也賣羚羊皮。

……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善惡,惡人會在某些情況下選擇善,馬占林也會在最后告訴幸存的記者沿著搶手們的腳印走就可以走到公路。

隨著物質一天天的豐沛,滿世界充斥著華車鮮服和鶯歌燕語。“轉山的人的手和臉很臟,但他們的心是很干凈的”。人們習慣用靈魂的高貴來衡量人,然后習慣于笑之罵之。在座的還有幾人能拍著胸脯說自己的心比那個馬占林干凈呢?----“扒一張皮子5元錢!”也許區分真的就在有無“衣冠”這兩個字上。

現實中,“好”與“壞”無法涇渭分明,更多的時候是道德屈從于生存。

導演陸川說:“可可西里,是天堂,是地獄,還是見證生命與信仰的圣地!”

可可西里在蒙古語里的意思是美麗的少女,這大抵又是一個意淫者起的名字,這也是一個不詳的名字。 美麗少女是悲哀的,從古自今多是被財富和權勢占有,淪為玩物或者花瓶,而財富和權勢的背后又有太多的罪惡,所以美麗的少女從古自今多是和罪惡共存;在道德和法律失去約束力的時候,美麗少女又會被普通如你我的男人凌辱,被老女人丑女人的嫉妒眼神殺死唾沫淹死,這樣的故事在《狗鎮》里被拉斯。馮提爾用放大鏡赤裸裸的展示出來;即便是《西西里的美麗傳說》中美麗少婦也一樣難逃厄運。總之美麗的少女的命運多是凄慘的,這也印證了 “自古紅顏多薄命”的這句古語。

所以,當一個地域被人用“美麗的少女”命名的時候,這里一定是危險的,是注定要被欲望、罪惡、死亡籠罩的地方!對于可可西里,我寧愿把他翻譯成“美麗的藏羚羊”,因為哪里幾萬年來一直是藏羚羊的天

堂樂土;而如今這美麗的藏羚羊的家園被人類肆意踐踏,她們也被人類殘酷蹂躪。

那么人類為什要蹂躪這篇美麗的土地,為什么要殘害這些藏羚羊呢?因為有些女人要用羊毛裝扮的更美麗、于是有些人便通過獵殺藏羚羊以滿足金錢欲望、還有一些人只是為了生存!

可可西里,生死,善惡,暴力,血腥。那里不屬于人類,更不屬于女性。一句“好姑娘多的很”,說得多么可笑,卻讓我笑不出來。可可西里,他們用最堅定的毅力奮斗在生命的禁區,唯信仰作伴,用我們無法想像的意志生存。面對著槍口,日泰還可以揮出他最后那一拳,然后,隨著“砰”一聲槍響,倒地,抽搐,再一顆子彈,不再抽搐。強巴走了;劉棟走了;連堅強的洛桑也會在雪地里掙扎的哭著說:“我們走不出去了”,隊員一個一個的消失,最后是日泰隊長也躺在那片土地上。

我們思考,然后我們理解,然后我們恍然:這個世界不是只有車水馬龍,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那么安逸的品著咖啡。精神一天天委頓,一個缺乏信仰的時代,一個四處唯利的世俗社會,我們去何處尋找精神的豐滿。

關于生命,關于信仰,我們知之甚少,而且向來如此。

但現在,我終于可以說一句了:“印在襯衫上格瓦拉頭像過時了!”

一個非洲小難民瀕死前囁嚅著“面包會有的”,作為聽眾的我們是該唱挽歌,還是祈禱——就現在,你說!

三 : 電影《可可西里》觀后感

電影《可可西里》觀后感

記得很早以前就聽說過“可可西里”這個詞,聽著就感覺應該是個美麗神秘的地方,當陸川導演拍攝了電影《可可西里》就迫不及待想去一飽眼福。最近在一堂環境法課上,陳老師給我們放映了這部電影,時隔多年再一次觀看,又是一次心靈的震撼,現今可能隨著年齡增長、閱歷的增加,隨之有了更深、更多的感觸和想法。

《可可西里》是根據一個真實故事改編而來,故事發生在可可西里。1985年以前,可可西里生活著大約一百萬只珍貴的高原動物藏羚羊,不過隨著歐美市場對莎圖什披肩的需求增加,導致了其原料藏羚羊絨價格暴漲,中國境內的可可西里無人區爆發了對藏羚羊的血腥屠殺,各地盜獵分子紛紛涌入可可西里獵殺羚羊,短短幾年間,數百萬藏羚羊幾乎被殺戮殆盡。 整部影片像一則新聞報道,以一個隨隊采訪的記者的角度,講述了在美麗寂寥的可可西里,由于一群盜獵者的闖入,保護站的巡山人員被其殺害,藏羚羊的保護者死去,因此藏羚羊群慘遭屠戮,巡山隊員連夜緊急出發,尋找那群可恨的盜獵者,可他們卻如同鬼影般忽然消失在稀薄的空氣里,只剩下上百只被剝去皮的藏羚羊,巡山人員繼續追蹤著。在整個過程中他們要跟盜獵分子作戰、跟環境作戰、跟貧窮作戰??反映了人在絕境中的生存掙扎和人與自然的相互抗爭。

在《可可西里》中,我并沒有看到多少活著的藏羚羊,看到的大多是藏羚羊的尸骨和皮毛,可以看出它們的生命是以一種多么粗暴的方式被剝奪的,禿鷲還在啄食著已經不新鮮的骸骨,撲扇著翅膀。這是人類的杰作,我無地自容。忽然覺得,從未為自己身為人類而這么慚愧過。 不過《可可西里》并沒有讓我對人類悲觀,它還講述了這樣一群人,日泰隊長和他的巡山隊員,他們是一群平平常常的人。這部電影給我最大的感觸是與偷獵者做生死較量的巡山隊員的條件實在是太簡陋了:幾把破槍、幾輛破車、幾件破衣,面對隨時出現的流沙,面對同樣裝備的偷獵者,甚至連治病的錢都拿不出,可是就在那樣的待遇下仍然不惜自己的生命守護藏羚羊。面對生命的脆弱、生命的抉擇,他們更多的是無畏的勇氣,兄弟間濃厚的情意,及他們對可可西里執著而堅定的愛。他們保護可可西里的道路是那么的艱難,無論他們的前方是多么危險,他們的腳步依然堅定,在與盜獵者循環往復的交戰中,他們是勝利者。我們應該把最崇高的敬意獻給他們,更應該獻給那些為此付出生命的英雄們。

1

不過他們為了繼續巡山的經費,為了救垂危的弟兄,偶然也會賣收繳來的藏羚羊皮。我清楚地記得日泰隊長的那句話:“見過那些磕長頭的人嗎?他們的臉和手都臟得很,但他們的心特別干凈。” 他們中會有人死,死在無際的風雪中,陰險的流沙里,或是盜獵者的槍下。對于巡山隊員來說,死亡、痛苦、寂寞已使他們變得更加堅定,更加堅毅,子彈可以穿過他們的身軀,但永遠不能穿透他們純凈的靈魂,因為他們知道,保護可可西里的道路是艱難的,但是信念永遠是光明的。或許正因信念是生命中與一切困難挫折抗爭的動力,就如在每次的地震等災難中,我們看到那些受難者堅強地挺過來也應該就相信信念的強大力量了。

巡山隊員和盜獵者之間就是一對矛盾的群體,槍口對著槍口。那些偷獵者本身也是一個悲劇,其實我們不能一味的批評他們無良,也許他們家里處于十分困難的境地,無可奈何。在生與死,在人與動物之間,他們不得已選擇了這條路,我們能指責什么呢?這是一對社會的矛盾,已經超出平常人思考和解決的范圍了。但是,人和動物決不是必然矛盾的。他們是我們的朋友,而且從來沒向我們索取什么,我們卻要了他們的命,難道生死朋友是讓朋友死而自己活嗎?

影片中的馬占林是一個具有社會代表性的角色,對這些人,我抱有更多的不是同情,而是悲哀。我悲他們內心的信仰的丟失、我悲他們道德倫理的遺落、我悲他們為貧困所迫竟將寶貴的生命踐殺于手中。他們不但奪去了美麗藏羚羊的生命,同時也奪去了自己生命中的信仰。從馬占林得意的“我是這一帶剝皮剝得最快的”話語中不難看出,本該讓人不恥的犯罪行為,竟在貧困的驅迫下,為了生存而成了眾人的追逐。影片對于馬占林的人物刻畫無疑是成功的,但同時引起我們有關人文的反思卻是無窮盡的。對于凡人,如果連生存都得不到保障,倫理將不復存在。然而,人的墮落或許有諸如貧困的環境因素,但這必然不是全部的原因。當一個人為了逃避某種痛苦,放棄了內心的信仰時,就等于放棄了自己,成為世間的猛獸。 信仰——堅持的源泉,與“馬占林”形成鮮明對比的便是巡山隊員們。這一處理加強了《可可西里》的思想性,足以震撼任何一個觀者的心靈,使一個具有信仰的普通人觸動了我們的心靈,讓我們看到了人類的希望。 在加入巡山隊之前,他們其中也不乏生活優越者。但是,為了美麗的可可西里,他們義無反顧地加入了每次“要活著回來”的巡山隊。從影片開頭巡山隊員被殺的那一幕中,我們已經得知雙方力量對比的懸殊,明了為實現信仰必須付出的代價。

我覺得《可可西里》最大的特點是它的真實。生命—— 藏羚羊的生命,人的生命。世界因生命而精彩!看過這部電影后,我們是不是應該有所思考。的確, 2

人的生命是寶貴的,難道動物的生命低賤嗎?我們不應該再僅僅是觀眾,即使不能親自參與保護藏羚羊的隊伍中,也應該懂得:對于環保,我們還有很多路要走,還要同許多破壞自然和生態環境的不法分子作斗爭。對于那些為此付出心血的人們,我們要心存感激。我們人類是愧對于大自然的,所以我們要善待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現實的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都被我們人類肆意的踐踏和破壞,如果人類不控制自己的欲望將遲早會自取滅亡,我們應該意識到保護自然環境是每一個人的義務,我們應該與自然和諧相處,共同創造我們的美好家園。

《可可西里》闡述了一個生命與死亡、信仰與永恒的輪回,給人以無比的震撼,是一部感人的文藝片,更是一部發人深省的教育片,它喚醒我們心中那久違的良知,去拯救那些無辜的野生動物;激發我們內心的怒火,與盜獵者作殊死的搏斗;它引發我們對脆弱的生命的思考,生與死竟會如此的不堪?看完全片,我才了解導演陸川為什么說:“可可西里,是天堂,是地獄,還是見證生命與信仰的圣地!” 所以,別人看來恐怖而狂躁的可可西里,在他們眼里卻是名副其實的“美麗的青山,美麗的少女”。

巡山隊的每一個人,都堅定地相信他們的付出一定會有收獲,都有了對“可可西里一定會受到更好保護,更加美麗”的確據。信仰深深扎根在他們的心中,所以,他們不會因為困苦的生活麻木或迷失;也正因為有了信仰,他們才有了巨大的希望,有了為之奮斗的堅強意念,從而生成了強大的人格、精神力量,做到了一般人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其實的確如此,我們在生活中不免也會常常遇到一些挫折、人生的低谷,但是沒有什么是跨不過去的,只要心存信念,任何困難都能戰勝,到時候就會發現原來人的潛力是無窮的。作為觀眾,我故然為巡山隊隊長的結局感到沉痛。但是,僅以自己的立場斷定他是不幸的,也未免過于主觀了。在我看來,這或許是日泰最期望的結局。作為一個戰斗者,他以不屈的姿態和自然環境、貧困、偷獵者戰斗了一生,最后,在他摯愛的土地上,做出最后一次關于生存的掙扎,找到了“戰士的歸宿”。此時此刻的日泰,所散發出的強烈的生存與信仰的和諧統一,是任何人、任何時候都不可比的,這也許正是其他隊員一直探尋的境界,也或許就是人生的真諦。

3

本文標題:可可西里觀后感-淚與恨——電影《可可西里》觀后感
本文地址: http://www.wnuhbj.tw/1188711.html

61閱讀| 精彩專題|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蘇ICP備13036349號-1

组选871